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首页 > 最新资讯 > 『库拍』分享式拍卖 ,收藏品投资新玩法

『库拍』分享式拍卖 ,收藏品投资新玩法

2016-11月24日 11:07 来源:宝库1号新闻库

刚刚过去的10月,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上海秋拍拉开了今秋艺术品市场的大幕。相比以往,今年秋拍市场的成交率出现了明显回升,再次展现了中国文化艺术品收藏市场在这个“寒冬”里的潜力。 刚刚过去的10月,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上海秋拍拉开了今秋艺术品市场的大幕。相比以往,今年秋拍市场的成交率出现了明显回升,再次展现了中国文化艺术品收藏市场在这个“寒冬”里的潜力。
以此同时,一个名为“库拍APP”的艺术收藏品拍卖平台,也在这个10月火热上线预演,通过“出价就能赚钱”甚至“朋友圈分享即赚钱”的创新点,在并不新鲜的互联网拍卖市场掀起一阵涟漪。
分享式拍卖,它将给互联网+艺术带来怎样的改变?
拍什么?大众文化艺术收藏品
乾隆御制“湘江秋碧”琴, 5564万港元;本五郎珍藏的22尊鎏金及青铜佛教造像, 5041万港元……这是刚过去的几场国际性秋拍活动中,几件收藏品的最终成交价。这似乎也印证了许多人的传统观念——文艺收藏品拍卖,或许并不是普通大众能广泛参与的爱好。
现在,“库拍”想打破陈规。8月初,由易居中国和新浪收藏联合打造的库拍悄然上线试运营,作为一个新生代的文艺收藏品在线拍卖平台,一个半月即吸引2万多名活跃用户,交易额突破500万元,为并不新鲜的互联网拍卖行业注入一股新鲜血液。
著名古玩收藏家马未都,是库拍的联合创始人及首位入驻的推荐人。
多年来奔走在国内外各种收藏品拍卖会之间的马未都介绍说,传统拍卖普遍存在一些诟病,不仅人为抬高了拍卖门槛,拍卖藏品价格也往往严重高于或低于合理市场价格,高企的流拍率大大缩小了文化艺术品市市场的流通通道,不利于艺术收藏市场正规化和规模化。
乘着现在的“互联网+”东风,是否有可能利用移动互联网平台创立一家规避传统线下拍卖弊端的大众藏品拍卖平台?马未都的这个想法与易居中国首席技术官彭少彬不谋而合,作为互联网产品的资深老将,彭少彬开始着手库拍的互联网产品化,从引擎设计、算法、再到漏洞调整,库拍的商业模式最终诞生,即全球首创分享式拍卖平台。
打开库拍APP,你会发现其中的拍品大多很接地气,水墨、书法、玉石再到文玩,应有尽有,但起拍价格大多数在数千元至十几万元区间,很多藏品的保证金数量也仅在数百元左右,更被大众普通藏家所接受和参与。
“目前拍品集中在一万元到两万块最多,用户在没有看到实物时能承受的价格基本是20万以内。”彭少彬说,这是互联网拍卖特性所决定的,但未来也可突破,比如对高价藏品线下预展等。
针对广受关注的藏品真伪,库拍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目前,平台已在上游整合了上百家文玩艺术机构,提供多品类拍品,并与行业协会深度合作,由协会推荐优质商户入驻,目前尚未开放个人商户入驻。在客户端,库拍引入了“推荐人”机制,为每一件拍品提供一位专业推荐人,推荐人通过语音或视频对拍品进行描述,为拍友提供参考。
据了解,库拍平台目前已经引入了上百位专业推荐人。
怎么拍?出价竞拍就能赚钱
近几年的“互联网+”改造,为许多传统行业带来了无限可能,伴随在线拍卖平台玩家的增多,互联网+艺术又能否产生新的裂变?
纵观国内外,英国的Borro公司,将互联网、艺术品和奢侈品鉴定估值、典当和拍卖业务结合,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国内淘宝拍卖频道一类的的众多平台,也早对线上线下信息共享,同步拍卖等互联网拍卖模式做出了实践。于是,在所剩不多的玩法中,库拍另辟蹊径,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参与拍卖佣金制度”和“众筹拍卖提成制度”。
据介绍,“参与拍卖佣金”即在一场拍卖中,每个缴纳了保证金的竞拍人的每一次出价,都可以获取一定额度的佣金回报。若竞拍人最终拍得藏品,其他出价的竞拍人也将分享藏品最终价格里一定比例的佣金,不再像以前那样空手而归。这种参与感,不仅直接提高了竞拍人的参与积极性,实际也有利于拍品拍出更好的价格。
那么,是否有人只是想获得佣金提成而不断竞价呢?为此,库拍设计了两个维度的价格体系:经济维度上,制定了保留价和封顶价,保留价保证商家经济利益,封顶价保证买家利益。在体验维度上,每件藏品分三个出价区间:一口价区、自由出价区、绝杀价区。两大价格体系相互制约,促成交易,同时又维护各方利益,皆大欢喜。
举例而言,用户“李俊峰”和“but you”在11月15日同时交纳了6550元保证金参加了“清代乾隆哥釉罐”的拍卖,起拍价为0元,拍卖会开始后,其迅速从一口价区升级到自由竞价区,短短两分钟129次举牌后,李俊峰以3.08万元,高于封顶价的绝杀价赢得拍品。
但按照库拍的封顶价原则,拍卖结束后,李俊峰仅支付26460元就赢得拍品,该价格由藏品封顶价25200元和1260元佣金组成。以此同时,铩羽而归的“but you ”也没有竹篮打水一场空,由于他出价3次竞拍,收获了1260元佣金中的一定比例佣金,共90元。
对于所有参与者而言,这样的拍卖过程游戏感和仪式感十足,体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对用户体验的至上追求。马未都表示,传统拍卖行业存在两大诟病,一是现场除了最后的买受人得到藏品,其他竞拍人无功而返,缺乏参与感;二是,某些竞拍人非理性举牌,导致现场被跟风举牌,落槌价过高于实际价值,竞拍人利益受损。在库拍两大价格体系相互制约下的“参与拍卖佣金制度”,无疑将改变这一现状。
网友们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让库拍很快拥有了首批用户。彭少彬透露,库拍计划接下来在平台新增一个“晒佣金单”版块,知道每个人赚多少钱,“这样的话相当于大家每个月来库拍领工资了。”
谁来拍?抓住新生代艺术藏家崛起风口
中国文化艺术品收藏市场潜力巨大,有数据显示,欧美发达国家投资客的财产投资组合中,文化艺术品投资占整个投资20%,国内一线城市目前仅为5%。
但眼下,这个行业并不处在最好的时代。
 据《2016年度TEFAF艺术市场报告》显示,由于整体经济形势变化,全球艺术市场2015年总销售额约638亿美元,同比下跌7%。这是自2011年来的首次下跌。尤其是中国市场,2015年销售总额暴跌23%至118亿美元,但依然仅次于美国、英国,保持着全球第三大艺术品市场的位置。
显而易见,要激活中国这个巨大市场的关键在于发掘更多高端艺术收藏者之外的大众收藏,更多的大众收藏品走上拍卖台,交易活跃,才能培育出更大的未来。“艺术品不流通就谈不上艺术价值。”上海大剧院画廊总经理俞璟璐曾这样表示。换句话说,回归到艺术而言,艺术终归还是要大众化一些,而不是高高在上,只供少数人接触、欣赏。
基于这样的逻辑,库拍所倡导的“玩赚艺术”理念就有了根基。长久以来,传统拍卖行更青睐单件藏品价值在数十万至数百万的高端市场,而这一市场的目标人群仅限在金字塔尖的极少数专业玩家,将绝大多数普通藏家拒之门外。
另一方面,传统线下文化艺术交易市场分散且没有统一标准,难以规模化,近年来零星兴起的线上交易渠道,也只是简单地将线下交易延伸到线上,核心依然在线下,无法形成线上的成熟生态圈。
现在,库拍希望真正激活这个市场,让艺术更贴近生活。联合众多收藏机构,提供大多20万元以内的大众藏品;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让所有人随时随地逛线上拍卖会;再通过游戏感、参与感和收益感,增强使用体验。最终,利用推荐人和社群的力量,扩大藏品曝光率。如此一环接一环,最终完成包括“90后”在内的新生代收藏家的知识普及、互动及交易行为,抓住新生代艺术藏家这个万亿级风口。
引入互联网金融 带来更多平台赋能
新生代藏家的培育并非一朝一夕,也不是一个库拍APP就能完成的普及工作,但如何让艺术变得好玩,确实是一件靠手艺的工作。
在彭少彬看来,在库拍的诸多创新中,“众筹式拍卖”是一个比竞价赚佣金更好玩的创新环节。首先,库拍平台联合上游的文化艺术机构挑选一些拍品定期组织众筹拍卖,卖家通过让利实现拍品和机构的营销效果。对于普通用户而言,一方面参加众筹获得“股份”,并通过朋友圈或微博等对拍卖信息进行推广,促成拍卖成功;另一方面,在拍卖成功后,依据众筹份额领取卖家让利的佣金,赚取收益。
“参与拍卖,拍卖成功你就赚钱,如果流拍了你就赚不到钱,你也不会亏本。”彭少彬解释,满足众筹规则的用户按份额分享了所有的奖励分红,送拍机构则收获了更大的曝光量和社交传播率,从根本上精简压缩了文化艺术品流通环节,加快了藏品流通性。目前,库拍众筹收益率最高达到了171.29%,用户获益最高金额达12852元。
彭少彬表示,“众筹拍卖”目前并非单纯的金融产品,只是一种参与玩法和佣金分配工具,但作为一个不断发展的开放平台,库拍未来将更多的利用互联网金融+艺术,去对传统拍卖行业进行改良,例如消费贷、延期付款。下一步,库拍的战略将聚焦两大核心:前期做深做透大众文化艺术收藏品市场;另一个整合方向是将平台能力外延,延展到批量化生产的艺术品交易,及其他周边品类的平台整合。
在彭少彬的设想中,交易平台与艺术品市场、金融、互联网等,都应该是一个有机结合的产业体系,只有当其产生强大的产业合力,才能代表中国新型艺术品市场的未来趋势,才会充满无限可能。